攀過高牆的時刻

吃飯,有主食與副食。

教育呢?

除了學校正統學習的「主食」之外,在知識爆炸的電腦時代,有什麼好吃又實用的「教育副食品」,可以增加孩子的食慾,助他們應付變化多端的世界?

 

試試當前最流行的「體驗營」吧。

 

八月三號,一群來自臺北市南機場公寓社區的挑戰者,經由純潔協會志工引領,於陽明山衛理福音園,飽啖了生平第一份「低空體驗營大餐」。

 

所謂「低空體驗」,其實是相對於「高空體驗」,只挑戰地平面上的遊戲設施。

這些設施乍看真的不怎麼樣。

三隻排成一直線,中間隔著兩公尺的方木板塊。

一個大大長方型底層架著半圓型鐵架子的超級大蹺蹺板。

一枝橫跨兩棵大樹的橫木條;一條垂吊於大鋼架下的軟繩結。

兩根平行繩索,終點懸在兩枝水泥柱上….

 

雖教練一再強調,它們各有各的難度與遊戲規則,絕對別小看。但純潔協會的志工們一開始大概都不太相信,就憑這,可以打敗IPAD、臥龍吟(電腦遊戲)對孩子的吸引力。

 

然而它們不但贏了,而且贏得漂亮極了。

 

孩子們與志工被兵分兩路,每一路十餘人,由體驗營教練帶領,挑戰兩套不同的遊戲。

 

每一「套」都有好幾種不同規則的遊戲區塊,隱藏在陽明山綠蔭盎然的樹叢草際。

 

參予者必需藉著肢體、智慧、汗水與毅力,手牽手、心連心,赤手空拳,去一一征服。

 

還有一個旦書,「遇困難時大人不准開口,只能以動作提示孩子。」教練嚴格要求、並執行著這要求直到最後。

 

大夥兒一開始好高興,頻頻窺視著地平線上別的團隊蹤跡,都想知道下一關是什麼。

 

隨著遊戲難度越來越高,體能與智能的挑戰強度越來越強,笑聲逐漸淹沒於汗水與喘息中,走著走著,從上午至中午至下午,至夕陽西斜,人人心中只存:「天吶,什麼時候才會結束,我好累喔」…

 

什麼時候呢?

 

「攀過高牆的時刻。」

 

夕陽下,教練背著光,笑嘻嘻。

 

大夥兒卻沒有一人笑得出來。

 

豎立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座望之比山還高的牆,垂直壓在地面上,烏黑黑漆著光滑的油漆,滑不溜丟。

 

「遊戲規則是」教練拉開嗓門指著「山」頭說:「上面站兩人,下面站兩人,下面兩人以雙手搭肉橋,讓隊友一個個站上去,由上面兩人拉上牆頭。」

 

是太累?還是害怕?站上「肉橋」霎那,沒人開口吭過氣,只放任自己的身體,配合著教練指導,身不由己的,讓隊友上推下拉、漸次撲上比自己身高要高上好幾倍的巨牆。

 

待得登頂,才「哇!」的一聲大叫出來,彷彿真不知原來自己可以這麼偉大啊。

 

「下次還敢再來嗎?」結束時隨隊志工拍拍孩子的肩問。

孩子笑了,笑得好高興,說,當然要來,這種能讓自己覺得變偉大的遊戲,實在太好玩了。一定要再來。

 

 

分類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