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星心學苑】孩子的心情世界,希望被聽見

不知道各位如何看待小孩吵架這件事。

是隔離當事人,個別處理?還是要求他們道歉,不准再吵?又或是不管三七二十一,抓起來罵一頓,讓他們屈服在威權之下,沉默以對?除了以上方法,有沒有其他可能性?

在我的班級裡面,有5名國中生、5名小六生,再加上1名可愛的小四女生。小美身為班上的老么,因為勢單力薄,外加些許咬字不清,偶爾愛唱反調,喜歡講一些歪理,所以總鬧出不少笑話,成為其他哥哥姊姊們捉弄的對象。

有一天,六年級的姊姊像往常一樣,逗弄這個老么。起初兩人有說有笑,玩著玩著就發生爭吵,後來姊姊不理她,就走了。小美受到委屈,心不甘情不願地走進教室,對著我哭喊:「老師,姊姊把這顆髒髒的球,放到我的頭上!人家有潔癖唉!本來今天不想洗頭,可是球很髒,我一定要洗頭了啊!哇哇哇~」小美開始哭鬧,訴說她的委屈,然後進入鬼打牆狀態,失控般地大哭,大有一種今天要洗頭,就是世界末日,好像天要塌下來了一樣。

其實,這幾乎是天天會上演的戲碼,本來開開心心的,玩著玩著就突然翻臉不認人。當不了解其中緣由時,就會覺得小孩子的哭鬧,非常不可理喻!認為,不過就只是個玩笑罷了,或者洗個頭而已,有那麼誇張嗎?一定要哭成這樣,搞得像天翻地覆一樣。而我也在思考,該如何處理比較妥當,而非只是權威式地責備,最後讓大家不歡而散。

那天,我安靜地一邊改作業,一邊聽小美哭訴,耐心地聽她說了一遍又一遍,試圖讓她的情緒可以慢慢宣洩。之後,我將作業放置一旁,將身體轉向她,專注地看著她,問:「妳希望老師怎麼做?」小美說:「我不知道!我有潔癖,這樣要洗頭。」她說不出來,只是不停地重複自己的委屈。

我想,解鈴還須繫鈴人,於是,叫了姊姊進來,當著小美的面,將她的委屈一字不漏地告訴姊姊。姊姊聽完後,若有所思地道歉:「對不起!」我問小美:「妳覺得這樣可以嗎?」她點了點頭,但又好像缺了點什麼。

我又對姊姊說:「你可以再次道歉,請她原諒你?並表示以後不會再犯錯。」我轉向小美說:「如果你接受道歉,也要回話讓姊姊知道。」於是姊姊再次道歉:「對不起,我以後不會再這麼做了,你可以原諒我嗎?」看著姊姊的誠懇,小美點頭說:「好,我原諒妳!」沒想到一瞬間,兩人又和好如初,一如既往。

原本小美的反應,或許會讓不知情者,以為是發生了天大的事情,但最後為何能輕輕落幕?我想,就只是小美的委屈,被聽見與看見了,她的委屈被感受到了。所以,孩子們的世界,本來就是既簡單又單純,不是我們所想像的那般複雜。

我從孩子的世界學到,大人之間的衝突,不也是如此嗎?有什麼好放不下的,何必一定要爭得面紅耳赤,甚至大動干戈。最重要的是,就是一顆包容與諒解的心,去聽見與感受對方的委屈罷了。看看窗外,方才的陣雨停了,雲朵漸漸散開,我的心情,像是一片開朗的藍天,我張開雙臂深深呼吸,享受當下的美好。

【撰稿:嘉義據點‧課輔老師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