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南投課後班】南投課後輔導班 點燃偏鄉孩子的希望

*: 

位於八卦山脈的南投市山上四里,是紅土鳳梨的故鄉,因北回歸線穿越,紅土丘陵終日陽光普照,孕育豐饒的作物,而青少年純潔協會也有如暖和的陽光撒在紅土山丘上,照耀著這裡的弱勢族群們,一道暖陽孕育出弱勢但熱情的孩子。
  當我們在思考著:能為偏鄉的孩子做些什麼?一行人來到了南投的偏鄉八卦山,想瞭解實際的情況,因緣際會下認識當地一些年輕有為的社會青年,如議員、董事、學校老師……,他們也正籌備發起偏鄉孩童的補救教學,想改變南投孩子的未來!原因是他們發現偏鄉的孩子在課業上得不到提升或成就時,國中時期就很容易中輟,變成陣頭、毒品、詐騙集團的吸收者,當議員談及全國詐騙集團份子,有一半來自南投的孩子,這個數字讓我們很驚訝!基於此,南投的社會善心人士想改變翻轉偏鄉孩子的未來,正當他們有心卻沒經驗而憂慮時,青少年純潔協會適時出現,加上南投市公所、福山社區發展協會,提供課輔班教室,與歐克文教關懷協會及鳳山、鳳鳴、福山與永興四里合作,集聚眾人的力量把眾人的這份愛心串連起來,在福山社區成立課後輔導班,也點燃偏鄉孩子的希望。
  這群孩子因為家庭經濟窘困,家長忙於生計或隔代教養的關係,孩子在課業上常常無法完成或是錯誤連篇,不然就是沒寫功課就到學校,再利用下課時間來完成,但自從來到南投課輔班之後,不但能準時交功課,也不會因錯誤還需要犧牲下課的時間來訂正,學校的老師也都說他們進步很多呢,很稱讚課輔老師的用心及感謝青少年純潔協會的付出。
  小樂,小學一年級,眼睛圓圓大大的,笑容甜美可愛,是人見了會想疼愛的小女孩,每次進課輔班總是主動拿起功課完成作業,很乖巧又懂事。這麼乖巧的女孩卻有一個令人心疼的背後故事,她是原住民家庭,從小父母離異,阿美族的媽媽經濟不好,帶著她與表哥家合租在南投八卦山,獨自撫養小樂長大,但八卦山週邊幾乎都種植鳳梨,居民生活不易,為了生計,沒有一技之長的媽媽必須到屠宰場工作到半夜凌晨三點,非常辛苦!小樂課輔班結束後,媽媽只能接她一起去到屠宰場,一面工作一面看顧。一般家庭的孩子,每晚可以躺在舒適的床上,靠在爸媽溫暖的臂彎上聽著床邊的故事入睡;但小樂必須跟著媽媽,在屠宰場的聲音及環境中不知不覺的睡著,等到媽媽凌晨三點下班後才能載她一起回家,聽到小樂如此的處境成長時,疼惜心酸的眼淚總會不自覺的流下來。即使生活條件不好,生活中有挑戰,但偏鄉的孩子少了城市中物質及感官的誘惑,多了心靈的保護,特別純淨單純和容易滿足;當我問小樂:「跟著媽媽去工作到半夜,很辛苦喔!小樂回答我:「不會啊!」簡單的三個字,卻蘊藏著樂觀、知足與成熟!來到課輔班短短二個月,透過課輔老師用心付出和耐心陪伴與鼓勵,小樂從原本寫完功課會呆坐,轉變為能夠主動閱讀課外讀物的小女孩。
  小天,小樂的表哥,也一起在課輔班,他們是二個家庭合租房子住一起,過著辛苦又克難的生活,小天是原住民家庭,小學二年級,是家中的長子,下面有三個弟弟還很小,父母靠著打零工維生,但卻要撫養四個兄弟,非常辛苦的過日子。有一次小天的爸爸來課輔班接小天,左手抱著二歲多的小弟,右手牽幼幼班的二弟,後面跟著一個大班的大弟,緊接著看到的畫面是:一台機車前面趴一個又站一個,後面載二個,在晚上漆黑的七點鐘,看著這一家五口離去的背影,一陣酸酸不捨的心情湧上心頭,心上有許多的感觸,面臨少子化的社會,真的感謝小天的家庭,但同時也擔憂,有四個孩子且經濟又不好的父母,明日的未來該會如何呢?但值得欣慰的是,小天是個善良又乖巧的孩子,原本國語、數學功課不佳,因學校老師用心教學,加上來到課輔班後,老師的陪伴及關心,學校作業可以自己完成,字體工整,專注力提升,所以功課也進步很多。
  圓圓,小學四年級,眼睛弱視,媽媽是新住民,爸爸常忙於農作,在校成績原本中等,來課輔後成績進步很多,這次學校月考,每科都考九十幾分,連她自己都說以前都只有考七十幾或八十幾而已,看著圓圓喜悅分享的神情,看見希望的光芒在孩子的身上閃爍著。
  小安,小學六年級,從小父母離異,由奶奶帶大,雖然父親有再娶,但因後母也生了二個弟妹,所以對他就疏於照顧,缺乏安全感,之前常常回家不寫功課,到校後才利用下課時間補功課,因為沒辦法下課和同學一起玩,所以就會情緒不佳,連帶著學習狀況也不好,現在不但能完成功課、專注力也提升,上課也能認真聽講;在課輔班,小安從老師身上感受到父母般的愛,愛讓孩子有了安全感,相對的,情緒及學習也漸漸穩定與成長了。
  來自陌生善心人士的關懷是無價之寶,希望孩子懷著感恩的心懂得「施比受更有福」,並能歡喜而無怨無悔的幫助別人,能在適切時機將這份關懷禮物轉送他人,讓人也能充分享受在接受關懷禮物時,那種無法言諭的感動與驚喜,更希望孩子們在善心人士的幫助下,能像老鷹一樣快樂、健康,將來展翅高飛,盼希望之火從這裡開始點燃,傳續南投偏鄉的美好未來。【資料提供:惠蒂及南投課輔班老師】